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車訊 > 百年沉淀后的優雅與從容,姜戈為什么讓人愛到癡迷

百年沉淀后的優雅與從容,姜戈為什么讓人愛到癡迷

姜戈(Django),絕對算是標致品牌旗下最具話題和流量的一款踏板車型,以其獨特的歐式復古風情俘獲了大批文藝青年為其傾心。

可以說選擇姜戈的用戶大多數都是被其驚艷的顏值所吸引的,法國似乎天生就是設計的行家,如此準確地將復古與現代這兩種對立的設計風格毫無違和感的統一在一起,姜戈的美,是只有經歷百年沉淀后才能擁有的優雅與從容。

1

自從2015年上市以來,姜戈徹底引領了國產(合資)復古踏板的潮流,大街上的曝光率越來越高,而在這之前,最為大家所熟知的國產復古踏板是光陽的Like180。

Like180比姜戈要早幾年上市,外形乍看上去很驚艷,可看久了也就不覺得有什么特別了,like180越看越沒有味道,不經典。

這也難怪,2014年Vespa大舉進入中國市場,經典的鐵殼綿羊形象令人心馳神往,大家這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就是心目中的復古踏板啊。甭管你Vespa有多貴,只要抓住了人心,根本不愁賣。

更雪上加霜的是標致姜戈在隔年上市了,外形逼格不輸Vespa,歷史文化也不輸Vespa,廣大復古踏板愛好者面前突然間豁然開朗,要么大貿,要么姜戈。

可能這個說法有點制造矛盾的意味,不過在我看來,姜戈和Vespa真的是兩個對立面,可能這兩款車型的車主們年齡相仿、性格相似、興趣相投,但他們對摩托車的理解和認識卻不甚相同——標致姜戈是民主世界的Vespa,它去掉了無用的奢華,提煉出了最純粹的復古精神,是一款實用主義至上的產品。

上市五年,姜戈終于勇敢的向著“更實用”大邁了一步,嚷嚷多年的水冷終于來了。

2

由于時間關系,我們沒有條件做深度測評,本篇只介紹水冷姜戈的簡單試駕體驗,以及外觀展示。

是不是太簡單了?不符合歐耶的風格啊。沒錯,除此之外,我們還同老款姜戈的車主們認真交流了一場,肯定對大家有所幫助。

把這臺水冷姜戈騎到上方山、石經山、六石路跑了幾十公里山路,由于爬坡時間不足夠長外加冬季的緣故,尚未充分享受水冷效果。

姜戈的行駛質感卻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80km/h以內加速一氣呵成,沒有震動,非常平順,而且噪音很小,在城市工況的常用速度區間內,姜戈能給你帶來非常輕盈自如的感受,騎起來沒有壓力。

3

4

5

外觀配置方面一如既往的優秀,與風冷車型差別不大,前臉不同,日行燈樣式有變化。

6

7

8

到了晚上,就能很清楚的分辨誰才是水冷姜戈了,沒錯,終于有LED大燈了,再也不用自己改裝了。

9

10

鋁合金車輪沒有變化,依然保持著復古原味,前后輪規格均為120/70-12。

11

12

13

車輛前部兩個儲物槽都帶鎖,開啟方式很直觀,鑰匙往哪邊擰就開哪邊的蓋子。左側加油口準確的說不能叫儲物空間,不過放一些雜小物還是可以的。右側雖然也不大,但是很貼心的設計了手機存放格,并且還帶有一個12V電源,電子產品可以放在里面安心充電。

14

15

16

馬桶空間可以放置一頂全盔,冷卻液加注口也在這里。

17

18

儀表簡潔干凈,信息雖然不多,不過都是常用的。

19

重點來了,如假包換的水冷發動機。由于姜戈的外殼很飽滿,所以水冷散熱器被遮擋了大部分,不仔細看的話不會注意到是水冷的。

20

其他細節。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接下來就是本次的重頭戲了,我們采訪了三位摩友,他們都是身在北京的姜戈車主,和你我一樣無比熱愛摩托車的年輕人,也是姜戈的忠實粉絲,所以邀請他們一起聊聊這款優雅性感的歐系踏板,與大家分享有關標致姜戈這款車最真實的一切。

30

我們準備了10個問題,分別請他們說出自己的看法,相信讀者們看過之后,能對標致姜戈,以及標致姜戈的車主,甚至標致姜戈所帶來的復古文化能有一個全新的認識。

對復古文化或者說復古踏板了解的多嗎?復古屬性和文化屬性對于你來說是加分項嗎?

一葉清心:

可能騎摩托車的人,大多比較喜歡復古吧?如果姜戈能推出一款更復古的車型,我肯定會買一輛的。

55

欣欣:

了解不算多,其實我了解的大多數姜戈車主對復古摩托了解的都不算太多,大多只停留在外觀層面。不過我覺得姜戈自帶的復古屬性和文化屬性是進入這個圈子的敲門磚,也是廠家定價的資本。

56

劉小劉:

復古是一種情結,幾乎所有的摩托車主都有,就像經典老歌一樣,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復古元素無疑是迷人的。

57

在聊姜戈之前,可不可以先和大家聊聊對標致這個品牌的印象是什么?

一葉清心:

最早對標致的印象應該是來自于一輛兩廂標致307轎車,由于出過一次事故,對標致車的質量印象很深,也由此埋下了對標致品牌最初的好感,之前我是騎檔車的,進出小區不太方便,考慮換一輛踏板,就第一時間想到了標致。

31

欣欣:

說實話在買車之前對標致品牌并沒有什么了解,只知道法國嘛,代表著浪漫,大多數了解都是在買車之后才補課的。

32

劉小劉:

印象最深的是標致的品牌LOGO,站立咆哮的獅吼logo非常抓人眼球,車型的顏色也很豐富,無論什么年齡都能無壓力駕馭,辨識度也很高。

33

踏板車很多,但你為什么會選擇了標致姜戈呢?

一葉清心:

這個可能因為顏值吧。

34

欣欣:

之前換過很多車,了解姜戈最初是因為朋友的安利,后來對姜戈越來越順眼,對優缺點也有了一些了解,覺得能接受就選擇入手了。

35

劉小劉:

外觀把復古和現代設計結合的很好,排量對于新手也合適,非常適合代步,保有量大,售后維修點很多,玩車圈子的氛圍很好。

36

你印象中的姜戈車主(或者說你身邊一起玩姜戈的車主)是一群什么樣的人?

一葉清心:

印象中的姜戈車主,應該是穿著紅色格子裙,帶著大遮陽帽的優雅女士,時尚,美麗。但……我身邊的姜戈車主,大多都是逗比“形”男,形狀的形,可能是因為姜戈的座椅太寬大了,所以車主們的腰圍,貌似都不低。

58

欣欣:

玩了兩年姜戈,認識了很多騎姜戈的車友,經常一起出去玩,通過姜戈也認識了標致廠家的朋友。應該說圈子還是比較單純的,平時就是聊聊車,聊聊去哪跑,去吃點什么等等,不會摻雜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59

劉小劉:

有精通改裝的玩家級車主,有愛穿梭于山中壓彎兒的跑山控,有帶著愛車耍帥的說唱小王子,有在無影燈下揮舞手術刀脫下白大褂換上騎行服的柳葉刀,有特意為消防車配紅色姜戈的消防員,有無數魅力四射的姜戈小姐姐,有鐘愛孤品改裝姜戈的死忠粉……總之,是一群各具特色的玩兒家,熱情四溢。

60

你眼中的姜戈更偏向于玩具還是工具?

一葉清心:

一開始是玩具,但慢慢已經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成了每天代步的工具,整個冬天都沒有封車。

37

欣欣:

二者皆有吧,選擇摩托車的原因是上班方便,但我很喜歡折騰,無論摩托還是汽車到手之后都得先自己鼓搗一番,能自己解決的絕對不去外邊,享受其中的樂趣,從這方面來講,姜戈是我的一個大玩具。

38

劉小劉:

對我而言,姜戈是一個復古范兒的大玩具,姜戈在代步里最漂亮的,在玩具里最實用的,踏板中性價比最高。

39

姜戈最打動你的一點是什么?

一葉清心:

顏值,座椅舒適,尤其是后座,帶媳婦跑山時她經常在后面睡著。

40

欣欣:

外觀,絕不僅僅是好看那么簡單,無論是做工還是漆水都是這個排量踏板車型中的佼佼者。

41

劉小劉:

吸引人眼球的外觀,車主也都各具特色,姜戈群就像一個大party,特別喜歡這種把姜戈和車主融為一體的感覺,還有欣欣這樣的姜戈專家,很踏實。

42

你認為姜戈的定價是否偏高?

一葉清心:

我覺得還是比較合適的。

43

欣欣:

確切來說是有一點的,近兩萬的價格使得在同價位競爭力不足,但誰讓我喜歡呢。

44

劉小劉:

我覺得比較適中。

45

你覺得姜戈需要水冷發動機嗎?水冷對大家來說是剛需嗎?

一葉清心:

需要,因為我計劃著如果疫情結束,在今年六七月份準備和幾個朋友騎行去趟西藏。

46

欣欣:

我覺得以姜戈200km的續航來說,只要不是長時間上坡熱衰的影響并不是很大,但水冷是目前市場的趨勢,或者說品牌在這個市場的競爭點,有水冷肯定比沒水冷好,但對我來說絕對不是剛需。

47

劉小劉:

雖然談不上剛需,但配置水冷應該是現在姜戈所需要的。

48

你覺得姜戈和Vespa算得上是競品車型嗎?

一葉清心:

算是吧,真希望姜戈也能推出300cc排量。

49

欣欣:

我覺得不算,畢竟價格來說Vespa已經上了一個臺階,萬元左右的跨度對摩托車來說已經是不小的差距。

50

劉小劉:

當然,一直都是。

51

相比同級別的國產踏板,姜戈的核心優勢在哪?

一葉清心:

顏值首當其沖,然后是性能,我覺得還算穩定。

52

欣欣:

核心優勢,我認為是更好看吧

53

劉小劉:

時尚的外觀設計,維修便捷,座椅舒適,性價比相對高。

54

以上就是我們采訪三位姜戈車主的10個問題,相信會對大家有所幫助。

最后做一個總結,我認為姜戈就是這樣一個受眾很明確的車型,愛與恨涇渭分明,即使能挑出它的千般不好,也并不能阻止喜歡它的人們愛它愛到癡迷,我想這就是姜戈的魅力吧。

?

發表評論

一鍵登錄:QQ登錄 | 微信登錄 | 登錄 | 注冊 發帖

網友評論

網友發表的評論不代表本站觀點0條評論

登錄摩托歐耶

用以下帳號快速登錄:
摩托歐耶帳號登錄
還沒有摩托歐耶帳號? 立即注冊
返回頂部
掃描關注摩托歐耶微信
開啟每日掌上精彩

意見反饋

您的郵箱:
意見建議:
  提交
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单亲与子的性关系a片,24小时日本免费播放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